教练,我想学画画︿( ̄︶ ̄)︿
散养的人生填坑啥的毫无动力遥遥无期嗯~

兔子爱大肚熊

【景仁宫】番外二Might-Have-Been时光琥珀

生命本该有可能无数,

我们期待圆满落幕,

却总被定格在最失控的时候。

相遇一场换得阴差阳错,

你的笑容是树木,

我的命运是琥珀。

 

【正文】

 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小P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叫小G。”

    小G永远也忘不了那个阳光明媚的夏日,有一个自来熟且废话极多的小P孩把他从安逸的美梦中吵醒。他坚持不懈,又推又吼,非要让正在树荫下打盹的同龄男孩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虽然不太情愿,但平日从不轻易开口的小G只好告诉了那个小P孩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好笑的是,小P孩真的叫小P。

    他没料到,小P一点也不好打发,在交换了名字后,他没完没了地要求:“做我的朋友吧!”

    “我没空。”小G觉得自己比其他孩子成熟一些。

    但小P也比其他孩子精明一些:“你明明很有空啊。”

    是的,明明在睡觉。

    从此,小G被迫拥有了生平第一个朋友。

    那个从外头城里来的小孩,生着乌木色微卷的头发,湖蓝色漂亮的双眼,还有一张甜甜的小嘴,伶牙俐齿,既能讨好大人,又压得住当地的胡闹小儿。这样可爱的小孩,偏偏选择了不合群的小G做他的朋友。小G鼓起勇气问过他理由,他笑着回答说:“可能是你最懒散吧。”

    小P内里也是个慢性子,一个很爱说话的慢性子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奇怪了。小G好奇地打量他的新朋友,搞不明白这两种特质怎么可能融合在一个人身上。

说是奇怪,更多的却是羡慕吧?这只有小G自己知道了。

他们一起上树捉鸟,下河游泳,甚至偷偷跑到只允许大人进去的矿场探险。当然,这些都是小P的主意,他硬拖着有点儿胆怯的小G去的。

也有的时候,他们哪儿也不去,就躺在小P第一次发现小G的大树下,吹着温热的微风,听树林里恬噪的蝉鸣,还有更恬噪的,小P在城里的见闻和对这山村的喜爱,以及更有趣的,不着边际的小孩子的梦想。

但从来都只是小P在喋喋不休,小G很安静,他是全世界最好的听众。

“我发现你不爱讲话。”小P可不是呆呆的傻瓜:‘你对所有人都这样吗?还是,你只嫌我太吵,所以不想理我?”

原来看来无忧无虑的他,也会担心,担心他的朋友不喜欢他。

小G想了想,慎重开口:“不素的,我就素介个养子。我,我木有,盐你草。”

“不讨厌我?”小P追问。

“嗯。”小G不好意思地低下头:“不吐艳……我,我讲话不好,不讲。”

“你是因为讲得不好,才摆出一副冷淡的样子的吗?”见他默默点头,非常苦恼,小P鼓励他:“现在我们还小啊,这个年纪的孩子讲话讲得七零八落很正常,你只要多讲讲就熟练啦。不说话的话,别人怎么了解你呢?”

可你就说得挺溜儿啊,小G想,不过这小P孩说得也对,如果他能厚着脸皮勇敢一点表达自己的想法,也就不至于这么孤独了,落得连父母都待他不热情,还说他性格孤僻且古怪。但他说话那么磕磕绊绊,根本就没有人愿意耐心地听完。他不想在看到他们不耐烦的厌恶神情。

“要是不介意的话,你可以先说给我听。”小P自告奋勇。

确实,城里来的小鬼比山里的孩子学得更好,尤其是,这个山里孩子即使在山里,也是个垫底的。小P当小G的辅导老师,绰绰有余。

小P很有自信,他真诚地希望他的朋友也可以一样自信开朗。

小P教小G对星星唱歌,对花儿绕口令。数到几颗星就唱几首歌,攒了多少花瓣就说几遍绕口令。

勤奋好学生小G不负期望,进步很快。

这也让小P很受鼓舞,在小G一口气念完二十遍“吃葡萄不吐葡萄皮,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”不打岔以后,他提出再去矿场探险一次,以示庆祝。

矿场,这个在孩子们眼里高大上的神圣之地,不是想去就能去的。

只有特殊的大人才能进去。

至于什么样的大人才算“特殊”,孩子们并不清楚,但大家都知道,小P的爸爸就很特殊。

小P说他爸爸是个地质勘探员,简而言之,就是个找矿的。

前年山里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山崩。这儿离海岸线并不是很远,近海的地震很少在这一带出现,但不久前一场罕见的地震印发的罕见山崩,却为这偏远闭塞的小山村带来了新的机遇——震出了一座小金矿!

这下可好,立马有消息灵通的采矿公司和淘金者纷至沓来,原本宁静的山野顿时热闹非凡。村民们头一回在自个儿的地盘给那些巨大的金属机械让路,眼看着不远千里前来的城里人一点一点建起了大矿场。

城里人都有些特别的本事,挖坑、钻洞、淘沙,还有比较高级的,找矿。他们高举复杂的图纸对着大山比比划划,似乎比村民们更熟悉他们世代居住的地方。

小P就是跟着他的高级找矿老爸来过暑假的。村里好多年富力强的男人和眼力好的女人,也跟随城里人去矿场工作了,听说比种地打柴更挣钱。小P的爸爸像个大队长似的,带着一大群人在矿场里东奔西走,场面甚是气派,上次溜进去探险,小G就见识过。

孩子借着家长的威风是再自然不过,从那以后,小P在小G心目中的形象就高大起来。小G偶然想起,好像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暗地里管他叫小P孩了。

进了矿场的小P俨然像个小主人,只不过——是个和普通孩子一样需要躲躲藏藏的小主人。而他唯有的高明之处,便是事先从他老爸口中套出了适合探险寻宝的好去处。

小G跟在他身后穿过人工开凿的崎岖小道,躲在小车的后车厢里进入了矿场。两人成功钻进了一条开到一半的隧道。

“这里没有人末?”小G问。按理说,正在挖掘的矿井里应是人来人往热火朝天的。

“听说这个矿被废弃了,矿脉走向不在这条线上。”小P颇为专业地解释道:“之前的人挖错了方向,但我爸说,这儿年代久远,虽没有黄金,可说不定会有别的宝贝。”更要紧的是,如果在场的工人很多,他俩早被提着衣领丢出矿场了,哪还能在此优哉游哉地探险呢?

小G如今也不容易打发了:“那他为肾不来找,别的宝贝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可能是没有足够的资金浪费在不是黄金的东西上吧。”小P尽量表现得像个小大人,即使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这话是什么意思,所以在小G露出困惑表情的时候,他果断拉起他的手,打开手电筒,坚定不移地往隧道深处走去。

周围漆黑一片,手电筒微弱的光亮是唯一的光源,昏黄不清地照着前方坑坑洼洼的路面。小G被小P牵着朝里走,在视觉弱化的情况下,其他感官变得异常敏锐,阴冷、潮湿,脚踩在碎石上发出悉索声响,伴着两个孩子深浅不一的呼吸,这些都令他紧张。

最要命的是,他感觉到这条隧道,正在往下延伸。它并不平行于地面,而是深入地下。他不禁联想到那些关于矿井崩塌的传闻与大人们严厉的警告,手心出汗,脚步也放慢了。

“你怕了?”小P察觉到了他的异样。

小G没有回答,他不愿在他面前看起来像个胆小鬼。

“其实我也挺担心的。”但小P的语气还是满不在乎,他安慰他的朋友:“可没点儿刺激就不叫探险啦。放心,要是有意外,我会保护你的,勇敢些,这才能找到宝藏嘛!”

真是个天生的乐天派。小G忧心重重得望着小P被灯光映出的侧影,心说万一到头来,他以为的宝藏根本就不存在,那他该多失望啊。

事实证明,小P是个被老天眷顾的幸运儿,连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底下,都能摸到让他欢心的宝贝——尽管在小G看来,那只是一块样貌古怪的小石头。

这块小破石头来之不易,是他俩在隧道尽头抠挖挠刨老半天才找到的。一开始是小G挖到了它,但他并没有注意,直接把它抛在一旁,还是小P眼尖,捕捉到它表面光彩不同的一角,将它捡回来抠干净,显出了它本来的模样——他把它托在手掌上,手电筒黯淡的光芒也能照出它通透的本貌。

这不是黄金,却拥有比黄金更令人赞叹的色泽。小P示意他上去细瞧,小G这才发现,石头里还有一只很小的长翅膀的昆虫,它被轻盈透明的金黄色包裹,特别好看。

“这个是琥珀。”小P说他以前在博物馆里见过这种神奇的小东西。树脂包围了小飞虫,让它的时间永远定格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穿过几十万年,落在了两个孩子手上。

“它好苦怜,一不当心就死翘翘咯。”小G惋惜道。

“嗯,可是很漂亮,事情总是不能两全其美啊。”小P托着腮帮子认真地说:“但在它的同类中,它是唯一被完整保存下来的,让我们可以看到,多么神奇!”

小G表示没听懂。

小P一屁股坐在地上,小G纠结了一下裤子弄脏了或许会挨老妈一顿揍,但见他的朋友很有兴致,便也心一横坐下了。

端详着剔透的琥珀,小P掂了掂它,若有所思:“分量很轻,但很残酷。树木可能只想保存一份值得纪念的回忆,可是代价却是飞虫的生命。”

“代价?”

“对,就是为了你的梦想必须交出去的东西。”小P滔滔不绝:“我也想做一个可以留住美好的人,但不要那么惨烈。我想用更好更轻松的方式做到。我爸爸挖掘过去,但我觉得现在最重要,我想让现在存在得更久一些,用这样的方式保存我珍视的事情。”

“现在?”小G可不想被一动不动地困在琥珀里。

“你和我一起玩耍的这些日子,我很开心。”小P看着他的眼睛说:“我很喜欢现在这样,我想一直这样过下去。”

“谢谢你,小P,我也稀罕啊!”

“我多希望可以……”他似乎有点难过,这么可爱的小孩子,不该难过的:“但我下周就要走了。”

小G愣愣的,没反应过来。

“你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?”小P预备奉陪到底:“我都可以陪你。”难得一次,他把决定权交给了他。

可小G只说:“现在,我们保存现在。”

后来,小P真的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离开了这个小山村。临行前,他拉着小G回到山上的那棵大树下。

小P指着重重山峦之外的方向说:“我要回城里去了。”

小G没有答话,那个方向看起来远在天边。

“以后你要是来城里玩,一定要来找我。”他继续叮嘱:“你不要忘记啊。”

“嗯,不忘记。”小G突然很想哭。

“我们把它埋在这里吧!”小P找来铲子,挥舞手中晶亮的琥珀。

那是属于他们的战利品。

“它会长成大树吗?”小G傻傻问道,依他的理解,树脂和果子应该无差,都是树上掉下来的嘛。

“可能吧,我也不知道。”小P把土拍实了,站直身子意气风发:“别难过了,没准等我下次回来,它已经长得很高很高了。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它,每天都要来浇水!”

“嗯,一定!”因为这就是我保存此刻唯一的办法。

城里孩子在山路上渐行渐远,小G仍在山顶树下与他遥遥挥手作别。

年复一年,天真烂漫的孩子长成了见多识广的青年,而那颗琥珀被埋下的地方,却从未有过嫩芽破土而出。

 

 

“那小G后来应该知道他是种不出树苗的了吧?”Merlin皱眉问。

“那当然,他又不傻。”Kilgharrah答得顺溜,转而问道:“你觉得这故事如何?”

“我觉得吧,蛮文艺的,呵呵……”Merlin尴尬地说:“那再后来呢?小G明知不会有结果还去浇灌他们的琥珀,说明他还抱有希望,他后来怎样了?进城了吗?”

“那当然!”Kilgharrah像是被设置了自动回复,又一股脑地把他没说全的结局统统补齐:“小G想进城找他的朋友,但他没有钱,所以只能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长大以后走出大山,出人头地,开公司,挣大钱,发家致富,过上了无比光鲜的生活!”

“可是……”Merlin斟酌一番,不得不提醒他:“我想问的是,他后来有再见过小P吗?”

“那当然——没有。”

“所以我们这个故事想要表达的主题是什么?”翻了翻方才完成的记录稿,Merlin无力地发现自己竟全然找不到重点:“恕我直言,先生,两个孩子无疾而终的友谊……”他也不能确定这主旨抓得是否正确,只得试探地问:“这个做为我们节目一周年特别策划的主题,似乎不是很合适啊。”

他接手All Media打造的语言教育节目《Let’s Speak English》快一年了。在这一年大关上,相当重视这档节目的老板Kilgharrah别出心裁,非要亲自操刀,为全国的孩子献上一期特别纪念版。

不要以为老板披挂上阵,他就能高枕无忧退居二线了。Merlin苦逼地意识到,老板还是那个脱线的样儿,这回他自编了一个故事,据其所说十分适宜用来教育孩子们学好语言的重要性,必须在特别策划里担任主打。

Merlin满怀期待地跑来记录老板口述的励志故事,结果却得到了这么一坑爹的混沌货。

可Kilgharrah固执地认为他的故事完美无缺:“你看,小G小时候话都说不好,后来他说话说溜了,就挣大钱了,多么励志!多么符合我们节目的设立目标!”

这一刻,Merlin深感自己身为一个编辑的不可或缺性——一周年特别策划,就由我来拯救吧。

 

 

晚餐结束后,Merlin一头钻进书房,把遛狗的重任交给了Arthur,专心于未完成的艰巨工作,对其他琐事一概不问。

Aithusa在散步途中对牵它出来的人是Arthur这一无可奈何的既成事实十分不满,尽往花花草草犄角旮旯的地方挤,还被一群嘻嘻哈哈的小姑娘拍到,弄得Arthur很不痛快。

回家后,他使了个小计谋将大狗反锁在储物间里,作为它害他颜面尽失的惩罚,然后怡然自得地踱进书房:“我回来啦,有没有很想我?”

“别闹啦,我头都大了。”Merlin趴在笔记本电脑上唉声叹气:“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把这不知所云的故事改得让大家都满意。”

为老婆分担压力是一个好男人义不容辞的责任。Arthur凑过去一看:“哟,这就是Kilgharrah的得意之作?让我也来拜读一下。”

过不多久,Arthur便看到了那个坑爹的结局,他感觉自己彻底被老板耍了:“那个,容我问一句,那个叫小P的家伙,后来去哪儿了?”

Merlin望着天花板幽幽道:“城里吧,我猜。”

Arthur:“……”

屋外,狗爪子挠门板的声音愈发响亮,还伴有怒气冲冲的低吠。Merlin回过神来,大骇:“你把Aithusa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挺大方地送了它一间房。”Arthur无辜摊手。

“它好像并不想要啊。”啪地合上笔记本,Merlin不顾阻拦,径直向声音传来的储物室走去。

等Arthur追上,那只碍眼的大狗早已卖乖地蹭着Merlin的小腿,装出一副可怜相,要是换作人类,这绝对是撒娇并告状的姿态。

而它的主人显然很吃这一套:“可怜的宝宝,爹地他又欺负你了?”

“我才没那样的儿子!”Arthur一直不肯认它。

“拜托,你就帮帮忙吧,看在我的份上?”Merlin一边安抚大狗,一边对Arthur投去和它相同的神情,这两个,都深谙一物降一物之道:“它明天还要去录节目呢,别再惹它生气啦,否则它闹情绪不配合,那多麻烦。”

“可我明天也有戏要拍啊!”Arthur特委屈:“你们都不疼我了,就护着它。”

“哪有……”

“就有!你和Morgana都有!”他不服气地提议:“明明我比它优秀。不信明天我跟你一道去录节目,肯定能带动你们的收视率,至少翻两番,让你好好看清楚,到底是狗可靠,还是我可靠!”

“这都不是一回事儿吧?”Merlin再明了不过,他仍对两人不在一起工作耿耿于怀,所以想方设法将话题引过来,排挤Aithusa,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“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,我俩一起,要多般配有多般配!”果然,目的非常明确。

“我才不要你来拖后腿,我靠自己就行了,你别来捣乱。”Merlin把狗带进了书房,留Arthur一人在外间挠墙。

“你知道么,Aithusa?”他将安静下来的大白狗抱到腿上,活像搂了一只毛茸茸的靠枕:“我好像有点明白Kilgharrah的故事要表达什么了。”

 

 

是夜,Kilgharrah接到了Merlin突如其来的致电,那孩子兴奋地表示,他终于理解了老板的良苦用心,并且立志要将他亲编的故事完美地演绎在荧屏之上。

“小P只是小G开启成功之门的钥匙,但接下来的路,还得靠他自己努力才能走下去。”Merlin在电话那头如是说:“而小P代表的,就是流利熟练的语言表达能力,只有勇敢并准确地表达出你的想法,才有机会融入世界,改变人生!”

作者老板未置可否,只表扬了他工作态度端正且积极,便挂了电话。

其实这个故事放在节目里,并不指望可以被人理解。

掩盖了真相,不完整的故事,本来就不该奢求理解。

看到Merlin那样拼命地想改好它,Kilgharrah也于心不忍,自己是不是太任性了?

但他依然坚持要将它放入纪念策划,只因为这个虎头蛇尾的故事,是这档节目存在的原因。

一年以前,他跟随Arthur和Merlin去往Ealdor祭扫已故的Emrys夫妇。就在去的路上,看着乡村味儿越来越浓厚的景致,童年的回忆涌上心头,他的故事已在心中隐约成形。

一个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好的乡下小孩,盼望有一天可以在一个更好的地方,遇见曾经最好的伙伴。他终于小有成就,终于找到了可以不造成伤害就保留美好的方法,他以此为一生的事业,希望那个拥有同样梦想的孩子能够看到,他已使美梦成真。

即使单凭一个名字寻觅多年仍杳无音讯,他还是相信他们终有重逢的一天。

可惜,一切为时已晚。

当看见Balinor Emrys遗像上那明亮的双眸时,他才恍然大悟。

原来当年在树荫下,口齿不清的傻孩子,不止他一个——

“你好,我叫Pario,你叫什么?”

“我,我叫Geolla。”

一瞬间,泪水模糊了双眼。

仰起头不愿让两个年轻人发现,一不小心撞见被水光染成琥珀色的午后暖阳,像极了初遇的那个夏日。

那是他穷极一生,却再也追不回的时光。

 

【FIN】

这是景仁宫if i need a servant in another life完结后的番外,也是三篇番外中的第二篇~至于第三篇,还有一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完望天。。

以及,毕业以后的我原来还吃过腐龙和梅爹这对。。并且没人陪我一起玩耍qvq

评论

© 兔子爱大肚熊 | Powered by LOFTER